气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欧盟并不享受与伙伴间的贸易纠纷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6:45:28 阅读: 来源:气动阀厂家

欧盟并不“享受”与伙伴间的贸易纠纷

对从事中欧贸易的人士来说,德古赫特(Karel De Gucht)应是最为熟悉的陌生人。

在2013年初中欧太阳能贸易纠纷爆发之时,作为大权在握的欧盟贸易事务最高官员,德古赫特的强硬态度,足以让人怀疑这位自由贸易信徒是否摇身一变成了贸易保护主义者。

甚至有欧盟顶级智库的贸易专家说,德古赫特这样“偏执的理想主义者”,就是要将中国拉入冲突、施加压力,从而改变现状。但中欧太阳能争端的和平解决证明,德古赫特的理想主义“落空”了。

今年60岁的德古赫特即将在下月卸任欧盟贸易委员一职。在10月8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德古赫特否认了外界对其个人风格的揣测。他说,“我没有想要改变一个国家”。

在比利时人德古赫特掌权欧盟贸易事务的这五年,中欧贸易的高潮出现在2013和2014年。中欧通过谈判解决了有史以来最大的贸易纠纷,避免了贸易战的发生;双方开启了双边投资协定(BIT)的谈判,并着手研究谈判自贸协议(FTA)的可行性;还将在本周亚欧首脑会议之后就中欧电信产品争端出台解决方案。

德古赫特由此具有了冲突与和解的双重象征。德古赫特对本报说,“我们并不‘享受’与伙伴间的贸易纠纷,我也不想看到我们与任何伙伴间的贸易关系是建立在纠纷之上。”

在本次专访中,德古赫特就中欧贸易纠纷和双边投资谈判、中国反垄断调查、地区性和诸边贸易协议谈判、世贸组织的出路和未来全球贸易格局等广泛回答了本报的提问。

德古赫特说,世贸组织没有终结,全球范围碎片化的贸易谈判终归会回到WTO平台上,并为多边机制注入新的动力。“我认为,这就是未来。”

对华移动电信产品反补贴调查仍继续

《21世纪》:有报道说,欧盟将不再针对中国移动电信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但是反补贴调查仍在进行。这给了双方通过谈判解决问题的时间。你能就整个欧盟对华电信产品的贸易救济案做一个清楚说明吗?

德古赫特:我们在今年3月决定不再(对华电信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今年进一步的分析表明,中国在欧盟市场的竞争问题,存在于移动电信网络(产品)的补贴上。因此,反补贴调查仍在继续。

我们与中国有关部门保持了密切的沟通来解决问题。最好的结果应该是找到一个友好的解决方案。我们与中国是重要的贸易伙伴,因此发生纠纷也绝对是正常的。双方都可以从公平竞争中获益,所以我希望我们很快会找到前进的道路。

《21世纪》:关于中欧太阳能产品双反调查的案子。今年6月,有欧盟的太阳能行业游说组织说,中国太阳能公司可能没有严格遵守去年达成的价格承诺协议,以低于承诺价格向欧盟市场出口。当时你的发言人跟我说,会去郑重核实。那么现在核实的结果怎样?

德古赫特:市场价格波动是正常情况。我们对(协议执行情况的)监督机制也包括自动的价格调整。这是标准操作。当然,我们对所有非公平竞争的信号都严肃对待。我们将保持关注,但是我们的行动将只会基于事实和证据。

《21世纪》:不久前,一位欧盟顶级智库的贸易专家告诉我:较过去而言,现在欧盟的决策权力越来越多地控制在成员国手里,而不是欧盟机构;特别是即将上任的欧盟委员会,将不再可能对中国发起反倾销措施。你同意这种看法吗?

德古赫特:这不是我第一次听到此类妄断,让我们来看些事实。

贸易是欧盟排他性的权力,意味着欧盟而不是单个成员国,对该范围内的事务负责。在收到(欧盟内)行业或生产商的申诉后,欧委会有权决定,对来自非欧盟国家进口商进行倾销调查;欧委会也可以进行自主调查。就目前正在进行中的调查而言,最多的是针对中国。

当然,我们也与成员国保持经常性的沟通。我们对他们的意见保持开放态度,同样也对行业、利益相关者以及欧盟公民的意见保持开放。但是倾听之后,我们完全独立做出决定。我想要这样强调,我们并不“享受”与伙伴间的贸易纠纷,我也不想看到我们与任何伙伴间的贸易关系是建立在纠纷之上。

密切关注中国的反垄断调查

《21世纪》:今年初,中国与欧盟开启了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覆盖了投资保护与市场准入两个领域。有较多的讨论说,市场准入领域的谈判是最困难的。你认为,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可以期待达到怎样的市场准入水平?

德古赫特:对于如此大型经济体之间的伙伴关系来说,目前欧中投资流动太低了。对整个外国对欧直接投资(FDI)来说,中国对欧投资只占了不到0.5%,美国占到21%。同时,欧盟对华FDI占整个欧盟对外投资比例不到2%,而对美投资占到将近30%。这就是为何欧中双方要在2014年1月开启双边投资协议谈判的原因。

这个协议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更便捷、更安全的、可增强法律确定性和可预测性的框架;通过开放市场,来促进双边投资流动。

这将是“双赢”。这意味着中国可以将其与欧盟成员国现存的26个双边投资协议巩固和统一;也意味着将增进和改善欧盟投资者对中国市场的投资准入。我们期望,与中国在欧洲市场享受的(市场准入)相比,中国也会给欧盟提供一个相似的、平等的和非歧视的市场准入。

《21世纪》:在投资保护领域,中国近期对汽车和科技企业进行了反垄断调查,欧盟和美国对此多有异议;中国领导人也做了相应的解释和澄清。你对中国的反垄断调查有何分析判断?

德古赫特:我正在密切关注这个反垄断调查,也收到了欧盟产业界提出的担忧。我看到中国领导层也相应地注意到这个事情的重要性,李克强总理最近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也做了声明。

我相信,中国没有想要看到任何针对外国投资的冷却效应。外国投资为中国带来技术和智识,对中国现阶段的发展来说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果反垄断调查是只针对外国企业的,那将是不符合逻辑的。

我也非常想要强调的是,欧盟在竞争事宜上与中国进行着经常性的合作。我们相信这种合作与国际经验共享,是与中国就反垄断事项进行沟通的一个基本渠道。正如在其他双边或多边领域,我们都与中国伙伴强调了程序透明的重要性,对所有国外和国内利益相关者进行保护的权力,以及(保证)调查的客观性。

我们欢迎近期中国当局的努力,来公布相关决定和背后的分析,也信任中国将继续保证透明度。同时,我们也与欧盟产业界保持密切沟通。如果需要,我们也会与中国伙伴进行磋商。

TiSA的未来是多边化

《21世纪》:今年3月底习近平主席访问欧盟总部时,欧盟表态说:将强烈支持中国加入《服务贸易协议》(TiSA)的谈判。现在看起来,似乎是美国不太欢迎中国的加入。那么,欧盟会如何具体地“强烈支持”中国呢?

德古赫特:TiSA对愿意开放服务市场的所有WTO成员都开放。中国和乌拉圭已经要求加入谈判。欧盟支持两国的申请,因为我们希望有尽可能多的国家加入谈判。

TiSA的基础是WTO的《服务贸易总协定》(GATS),GATS囊括了所有WTO成员。这就意味着如果有足够多的WTO成员加入,TiSA就可以多边化,成为一个更广泛的WTO协议。其所带来的益处也将超越现有的谈判成员。我相信这是TiSA的未来。

《21世纪》:越来越多的地区性贸易协议占据了全球贸易的焦点位置。欧盟和美国在谈TTIP,美日以及其他亚太国家在谈TPP;而中国不在其中。你是否认为,这些新的大型贸易协议会有个“副作用”:客观上孤立了中国?或者就像一些阴谋论者所说,中国就是要排除在外的目标?

德古赫特:这些贸易谈判不应该被看作是针对其他任何人的敌视行为。如果有可能在WTO的平台上讨论所有当下经济的现代化方面,我非常乐意。但是服务、投资和数字经济已是WTO的未来,它们也构成了如今很多经济体的支柱。

对欧盟来说,讨论这些议题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世界正在快速变化,我们想要迎头赶上。我们与中国谈判双边投资协议,这已表明我们决意与中国开放贸易关系。中国也是《信息产品协议》(ITA)的谈判成员,该协议的开放水平已由中国来决定。我个人欢迎中国更多介入到全球贸易舞台上,但是这取决于中国。

落实“巴厘协议”考验所有WTO成员

《21世纪》:中欧确有很多领域可以合作。比如处于危机之中的世贸组织。现在由于印度不愿在粮食储备问题上让步,去年底WTO部长级会议达成的“巴厘协议”(Bali package)面临崩溃的危险。中欧在这个问题上能做哪些努力,来挽救巴厘一揽子协议?

德古赫特:我相信WTO可以克服目前所处的困境。印度新政府上台就会有新要求,这是他们的权力。但是我相信存在建设性的方法,来解决印度方面的担忧。我也看到了国际舞台上的努力。

我们与印度相关方面一直保持着联系,我相信需要多给印度一些时间,来让他们想清楚国际贸易问题:作为一个新兴的全球领袖,印度需要更多的贸易。我确信他们的领导层明白这一点。

《21世纪》:有一种较为普遍的分析认为,如果WTO成员没能将巴厘一揽子协议付诸实施,那么这就意味着WTO所代表的多边贸易机制将走向终结。你也这样担心吗?WTO会有怎样的出路?

德古赫特:WTO还没死。我认为,WTO是最好的探讨全球贸易议题的平台。很简单,现在的现实是需要每一个人都加入进来设计全球标准。如果我们走向一个由不同贸易体系和贸易协议构成的混合体,那么我们都会输掉。

欧盟承诺为WTO注入新生命。巴厘协议的目的,是为了去除海关通关中的繁文缛节。因此我也相信,(是否能让巴厘协议顺利落地)将考验所有WTO成员的真意。同时,我们也通过促进平行的诸边协议谈判并将之多边化,来促进WTO的进程;通过领导现代贸易协议,来向那些犹豫国家展现前进的方向。

我不认为WTO已经终结

《21世纪》:2008年的金融危机冲击了全球,同样冲击了贸易体系。WTO的影响力在减弱,区域性的和诸边的贸易协议在上升,贸易关系变得紧张,有时也越来越政治化。你会如何预测全球贸易大格局的走向?

德古赫特:我也看到很多变化。从更加技术化的角度来说,贸易被披上了地缘政治色彩;例如经济危机和乌克兰事件。所有危机总会叫醒保护主义者们的怨恨。这是自然的。

不幸的是,一些不负责任的政客试图通过散布有关贸易的谣言、将欧洲贸易妖魔化来赚取政治资本。这是危险的。因为历史证明,保护主义总是一个坏的解决方案;特别是对欧洲来说,因为我们的财富是建立在全球贸易之上的。所以,贸易的政治环境确实比以往都要坏。这也要求有责任的政治家来指明前进的方向,并且解释清楚贸易做了什么,以及贸易不会做什么。

正如我已说的,我不认为WTO已经终结。我们在全球范围会有较多碎片式的贸易谈判,这是真的。但我相信,一旦区域性贸易谈判到达了关键性多数(即将WTO体系外进行的贸易协议谈判纳回WTO所需要满足的技术性条件),它们会回到WTO平台(进行多边化)上,并且为多边机制注入新的动力。我认为,这就是未来。

合肥冰帽

浙江加热鞋垫

山东哑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