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鞋企起诉欧盟反倾销奥康集团出头-【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6 05:42:53 阅读: 来源:气动阀厂家

企业对欧盟征收反倾销税的反击在10月23日有了实质性的进展。中国制鞋行业龙头企业奥康集团向媒体表示,已经正式聘请好律师以“欧盟理事会发布的征收16.5%反倾销税的法规不符合欧盟相关法律”为由向欧洲初审法院提起诉讼。

奥康的这一举动一旦实施,将成为国内鞋企以诉讼形式应对欧盟反倾销的首个案例。这场诉讼的胜算有多大?难度有多大?这是世人最为关注的问题。对此,中国鞋业群情激奋、众志成城,充满了信心。有着“中国反倾销第一律师”之称的代理律师蒲凌尘的态度是“怀着必胜的信念,但必须防着最不测的情况发生”。也有法律工作者认为“此案前程渺茫,难以预测”,并列举了摆在中国鞋企面前的3道难题。

10月23日,总部位于浙江省温州市的奥康集团发布的一则消息引起了人们的高度关注。消息说,奥康集团已正式聘请有“中国反倾销第一律师”之称的蒲凌尘为代理人,向欧洲初审法院提起诉讼,状告欧盟理事会对中国鞋征收16.5%反倾销税的法规不符合欧盟的相关法律。

欧盟10月7日正式启动对原产于中国的皮鞋产品实施征收为期两年的16.5%的反倾销税后,奥康集团是第一家宣布提起反倾销诉讼的中国制鞋企业。

奥康集团为什么要出这个头?这场跨国国际贸易官司要经历哪些程序?前景如何?胜诉的把握又有几成?带着这些问题,记者今天独家采访了中国奥康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振韬与代理案件的律师蒲凌尘,了解到了本案许多鲜为人知的内幕。

奥康集团为什么要出这个头

据了解,奥康集团是中国最大的民营制鞋企业。去年,这家企业共外销皮鞋300万双。按照计划,该企业将逐步扩大皮鞋的外销比例,到今年年底,外销皮鞋数量将达到生产总量的25%。

然而,10月4日,欧盟通过的这项对中国皮鞋反倾销的终裁决定却给了奥康集团的勃勃雄心“当头一棒”。

“在此前的反倾销调查中,包括奥康集团在内的中国应诉企业针对欧盟委员会在调查过程中的法律运用、程序实施、法条解释、调查方法等问题上的瑕疵,进行了大量不懈的抗辩。遗憾的是,欧盟最后还是对原产于中国的皮鞋产品正式实施了反倾销税。”王振滔今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欧盟此举让中国鞋业产业感觉不可接受。“欧盟对华皮鞋征收反倾销税,是对少数成员国贸易保护主义势力的屈从,是‘损人不利己’的短视行为。”10月8日,商务部公平贸易局负责人发表谈话时说,2005年以来,中国皮鞋对欧出口增长较快,主要原因是欧盟对华鞋类产品实施10年的配额体制终结后,中国出口潜力得到释放,与倾销毫无关系。“欧盟鞋类产业由于劳动力成本高、技术投资不足已不再具有比较优势,将这一现象归结于中国产品的进口是立不住脚的。”

王振韬认为,欧盟对中国皮鞋反倾销的立案、调查和裁决过程中,都存在与WTO规则和欧盟反倾销法不符的缺陷。他认为,欧盟拒绝给予应诉企业市场经济待遇并采用“一国一税”的办法是重大倒退,欧盟裁决认为中国企业在多方面受到政府操纵,在原告申请资格、裁决时间等方面也明显违反有关法律程序,中国应诉企业都可以针对这些方面要求法院给予公正裁决。

在欧盟终裁方案公布后的第五天,温州、广东和泉州3地鞋革协会组建的“欧盟反倾销应对联盟”,就发表了《关于欧盟对中国皮鞋反倾销终裁的严正声明》,进行了集体抗辩。声明说,欧委会的终裁结果带有明显的贸易歧视,存在严重的法律缺陷。声明表示,将保留通过WTO起诉欧委会的不公正裁决的权利。“实质上,自欧盟发起对华皮鞋反倾销以来,我国的制鞋企业一直没有停止过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温州市外经贸局进出口公平贸易处处长周小平说。

“中国鞋业目前正处在群情激奋、众志成城的关键时刻,需要一家企业出来带个头。所以,尽管诉讼费用巨大,奥康集团还是委托律师向欧洲初审法院提起了诉讼。”王振韬激昂地对本报记者说,“只有通过法律程序正面应对,才是我们惟一的出路。”

起诉欧盟理事会难度有多大

奥康集团聘请的代理律师蒲凌尘系山东青岛人氏,45岁。获得比利时自由大学法学硕士后,曾先后在比利时、美国、英国、荷兰的大学担任教授,在律师事务所担任合伙人或律师。2003年归国后,入盟北京观韬律师事务所。从1992年开始,他代理过40多起反倾销案件,外界称之为“中国反倾销第一律师”。

今晚9时,刚刚接待完国外同行的蒲凌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谈到本案的诉讼程序,蒲凌尘介绍说,根据欧盟相关法律规定,随着反倾销调查程序的终结,参与应诉的企业可以在反倾销措施终裁裁定公布后,寻求司法程序复议。通俗地说,欧委会的行政调查程序走完了,如果企业认为反倾销措施终裁裁定不符合法律规定,法条的运用、事实的认定没有按照法律规定操作,企业可以向设在卢森堡的欧洲初审法院提起诉讼。

蒲凌尘说,法院诉讼与欧委会实施的反倾销调查程序是完全不同的法律程序,大致要经过这么几个阶段:一是要经过法院书面审理。奥康集团要在今年12月中旬之前,向法院提起诉讼,递交起诉书与有关书面证据。欧盟理事会根据奥康的起诉状,作出两轮书面答复。在这期间,欧委会有可能作为第三方介入诉讼,欧洲的皮鞋进口商也有可能作为有利益关系的第三方介入诉讼,并进入两轮书面答复司法程序。

两轮书面答复完全结束后,由法庭设定口头答辩时间。之后再经过一段时间,法庭才会宣布判决结果。蒲凌尘说,履行完毕上述司法程序,大约需要两年左右甚至更长时间。

由于受司法体制限制,蒲凌尘不可能在欧盟法院出庭应诉官司,为此,他将与欧盟的律师同行合作,共同来完成奥康集团的这起委托。“我的作用是收集证据、出点子,制定诉讼思路。”蒲凌尘说。

跨国打官司胜诉概率有几何

“不管欧盟内部的政治环境怎样,只要他们有法律问题,我们就可以提起诉讼。”蒲凌尘认为,此案目前最关键、最有利的突破点是,欧盟在此前对中国企业的抽样缺乏代表性,同时,在未对中方企业认真审核的情况下,全部否决了中方企业的市场经济地位,用统一反倾销税率来取代分别税率,“这样的调查过程既不符合WTO的相关规定,也不符合欧盟内部的有关规定。”

“此外,欧盟的终裁决定在反倾销幅度的认定上,欧洲产业损害数据的认定上,一些法律条款的运用与认定上都存在诸多问题。”蒲凌尘认为这些因素都有利于奥康集团打赢官司。

“本案的胜诉概率难以预料。”蒲凌尘说,本案看似简单,但在法律程序、法庭程序上,有几个难关需要突破。

蒲凌尘坦言自己压力很大,“奥康案件”对他来说是个新考验,“我们可以怀着必胜的信念,但必须防着最不测的情况发生”。

温州一位资深法律工作者对奥康集团的起诉前景持保守看法。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法律工作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此案胜诉难度有3:

首先,欧盟对中国皮鞋征收反倾销税的终裁决定不是单纯的贸易制裁,而是牵涉到利益之争。近年来,对中国的反倾销被欧盟当成利益之争的工具,已被滥用。在具有浓烈的贸易保护主义色彩的背景下,奥康集团要打赢官司,难度很大。

其次,没有先例。据他了解,目前还没有一起企业起诉欧盟理事会在欧洲初审法院打赢官司的判例。

最后,程序过长。他说,在异国他乡与欧盟打官司,程序非常复杂繁琐。等走完所有程序判决结果出来,要一两年时间。而欧盟这次对中国皮鞋征收16.5%的反倾销税,为期也只有两年。他说自己担忧的是,只怕诉讼结果出来,欧盟征收反倾销税的期限也到了。这样一来,即使官司赢了,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这位法律工作者话锋一转说:“欧洲政府对法院很难干涉,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很大。如果奥康集团的这场诉讼碰到一位刚正不阿的法官审理,胜诉的希望还是有的。”

“程序不是问题。”蒲凌尘说,欧盟对中国皮鞋征收16.5%的反倾销税的期限为两年。按照目前的情势,两年期限一到,欧盟一般会继续征收反倾销税。如果官司输了,对事情并无影响;但如果赢了,欧盟必须停止继续征收反倾销税,因此,奥康集团状告欧盟理事会现实意义重大。

“我希望打赢官司,希望法庭有一个公平公正的裁决。”蒲凌尘认为,不管官司输赢如何,奥康集团状告欧盟理事会的举动都是非常了不起的。它反映了中国企业在自身合法权益受到侵犯时,不是忍气吞声,而是依法据理力争,它向全世界宣布了中国企业对自身合法权益的维护是认真的。这对防止其他国家仿效欧盟做法大有好处。

“不论程序有多复杂,工作有多艰巨,结局又是如何,我们都认为中国的制鞋企业应该团结一致站出来,在法律上讨一个说法,输也输个明白,赢也赢个光彩。”王振韬信心十足地说,“我们坚信法律是公平的。”

独家视点

事实上,开展司法诉讼是企业在反倾销措施实施后的另一种救济手段。以前我国有过成功的案例,美国对我苹果汁、温水虾反倾销案,我企业将美国商务部告到美国国际贸易法院,并获得胜诉。

虽然司法诉讼的时间较长,但一旦裁定欧盟委员会败诉,则企业今后将有可能被免征反倾销税,同时抑制别国竞争对手滥用反倾销手段。如果不这么做,则企业将可能丧失竞争地位、丢掉市场。因此,中国鞋企展开的反倾销保卫战,是一场不得不进行的博弈。

从另一个层面上说,中国企业直接面对这些纠纷和摩擦,通过抗辩诉讼,将会更加了解国际贸易的“游戏规则”,积累重要的应对经验。这些经验对中国企业、行业和其他同样面临欧盟反倾销大棒打击的国家,将会有很好的帮助。

宝宝脾虚怎么办

得了灰指甲多长时间会传染

灰指甲为何总治不好

心慌气短心悸是什么病

如何知道自己肾虚